校園鬼故事:完美藝術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久久国产 vs_久久国产vs_久久精品场

一、無法攀比的藝術

放學的鈴聲剛剛響起,冉雅倚靠在墻角笑瞇瞇地催促著我快點。收拾好書包,我和她一起走出校門,當我們走過百貨大樓時,冉雅抓著我的衣袖驚喜地叫瞭起來:“快看快看!死人瞭哎!”我順著她指的方向望瞭望。的確,百貨大樓的門口有很多警察,正在勘察現場,周圍拉著黃色的警戒線。躺在地上的死者身上披著白佈,身下淌瞭很多的血。冉雅連忙掏出背包裡的相機,沖著圍觀的人群沖瞭過去。看著她臉上驚喜的表情,我的嘴角抽搐瞭一下。

冉雅就是這樣。看表面她和我們這些女生都一樣,可怪就怪在她的性格上,記得上小學的時候,冉雅意外地看到瞭一幕慘死,竟喜歡上瞭這種場面。似乎越慘她就越興奮,總是隨身帶著相機,把這些她自認為美麗的照片拍下來,洗出來好好欣賞。那回她拍到瞭一個跳樓的女人,從二十樓跳下來,當然是必死無疑。那場面真是慘不忍睹,整個身子摔成瞭肉泥,血濺八方,雖然沒看見當時的場面,可隻是瞟一眼冉雅捧在手裡的照片,我就不禁幹嘔起來。冉雅則是一邊拍著我的背一邊瞪我,用一種很生氣的語氣別扭道:“切,早知道就不給你看瞭,真不懂得欣賞!”什麼?欣賞!這麼惡心的場面冉雅居然用來欣賞?

冉雅把照片舉過頭頂,用一種十分享受的眼神註視著上面的情景,嘴裡還不住發出贊嘆:“嘖嘖,真是一種無法攀比的藝術!”我倒吸一口冷氣,看著她心裡一陣寒。冉雅此時真可怕。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和冉雅做朋友,似乎隻是因為小時候離傢出走時冉雅把饑餓的我帶回瞭她的傢——顯而易見,我也不是什麼好孩子。

不過離傢出走這樣的喜好和冉雅的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冉雅慢吞吞地向我走來,“真是的,有什麼可保密的?還不讓拍,討厭死瞭!”顯然是她沒拍到,表情沮喪極瞭。“算瞭,那就別拍瞭!”我拉著她往傢走,盡管不願意可她還是隨我走瞭,隻是依依不舍地又看瞭看那裡,抿瞭抿嘴,皺起眉頭:“謝藍,你說我這麼大,殺人會不會要償命?”我並不在意她說的問題,不過潛意識一驚,側過臉去問她:“你要殺人?”

“喂,我就是說說,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啊,瞅你那個樣。”她鄙視地看瞭我一眼,把相機小心翼翼地放進背包。

我的額間已經滲出瞭汗珠,希望她最好隻是說說,但是我保不準她的性格會不會真的做出這件事來。

二、你的房間

和冉雅分別後,借著路燈的燈光,我慢悠悠地朝我最不想回的傢裡走。其實我喜歡離傢出走是有原因的,隻是不想和他待在傢裡。這個他,就是我爸。他是一個警察,在傢裡的時間少之又少,不是工作就是工作,甚至忘瞭傢裡還有一個妻子和一個女兒,所以我媽和他離瞭婚,哪想到他愣是把我的撫養權要瞭過來。說實話,我不是很討厭他,隻是從小被媽媽灌輸的思想影響瞭,總覺得這個人不好,而且他的脾氣確實很壞,不順心的時候動不動就拿我撒氣,我實在煩透瞭就離傢出走瞭。本想到我媽那裡去,可想到她又結婚瞭有些別扭,一賭氣就離傢出走瞭。

終於站在瞭傢門口,看到廚房亮著燈,從裡面傳來炒菜的聲音,我想瞭想,嘆瞭一口氣,轉身離開瞭。關掉手機,在夜色的城市中遊蕩。竟不知不覺走到瞭冉雅傢門口,二樓便是她的房間,她坐在對著窗戶的書桌前,似乎在想什麼,那副神情讓我心裡不禁咯噔一下。似乎是註意到瞭我,她從神遊中清醒過來,朝我笑著招招手,示意讓我進去。

我隻來過一次,而且還是小時候瞭,那時冉雅還沒有現在這麼神經質,是一個善良天真的女孩。站在門口,我深深地體會到她真的完全變瞭!借著臺燈的光,可以看到她屋子裡的墻被刷成瞭暗紅色,好像是誰不小心把血潑在瞭上面,進入臥室更是讓我大為吃驚!墻上整整齊齊地掛著一墻用相框框起來的照片!——竟然都是那些血淋淋的場面。此時此刻,我好像置身於一個大冰窖,渾身上下都寒冷無比!

冉雅的聲音把我叫回瞭現實,看我一副呆呆的模樣嘲笑起來:“哎,謝藍,你是不是看呆瞭啊,這麼喜歡我的收藏?”

我咽下一口氣,按壓下心中的恐懼和厭惡,就這麼和她互相對視。她的眼神讓我越發感到寒冷,好像寒風直往穿著半袖的我毛孔裡鉆:“你就這麼喜歡這些照片?晚上睡覺不會害怕嗎?”要是我,早就嚇得魂飛魄散瞭,怎麼還能這樣的自在?可是問完問題之後我才發現我有多麼愚蠢,她是冉雅啊!

“為什麼要害怕?”她不解地看著我,“多美的藝術啊!你看。”她指著離我們最近的一張照片笑道,這個是我在去年去郊外的時候拍的。

我心裡暗嘆道,我這交的是什麼朋友啊?那張照片裡的人死得很慘!背景是鄉間的雜田,屍體身邊是一根粘著血的鐵棍子,不用說,那個人的腦袋已經裂開,像一個摔爛的西瓜,腦漿混著血流在地上。怎麼也沒看到冉雅所謂的“美”,不過倒是讓我有瞭一種想要吐的沖動。我面色蒼白地聽她繼續說得眉飛色舞。

因為沒有地方去,我今天隻能和冉雅共處一室,這讓我十足地不自在。不是因為她,而是那滿滿一墻的照片,我覺得我要抓狂瞭!似乎深夜裡哪個死者就要從裡面爬出來站在你面前捧著他鮮血淋淋的腦袋問你:“要不要試試?”想到這兒,我真的是睡不著瞭,於是,徹夜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