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手機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久久国产 vs_久久国产vs_久久精品场

  伴隨著荷官手中動作,周圍頓時變得一片靜默,阿福額頭上的冷汗也一直冒個不停,眼神無一不是緊緊盯著那個即將或許決定著命運的結果。

  “開!”

  當看到結果時,阿福眼神頓時變得空洞,想死的沖動都有瞭。

  “一二三,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贏瞭,我贏瞭!”不少人瘋狂的扒回自己贏得的籌碼。

  也有一些人頓時沮喪的離開瞭臺面,或是點燃瞭根煙好讓自己順順氣,而此時的阿福卻像死瞭一般,沒有瞭反應。

  “哎,阿福,你小子裝死啊!”債主走到瞭阿福面前怒吼道,“還錢,快還錢,你小子借瞭我們一百萬,加上利息一共是三百萬。”

  阿福失神的搖瞭搖頭,“大哥,我是真沒錢瞭,房子,車子都輸掉瞭,我現在真的是一無所有瞭,一無所有瞭。”

  “沒錢?呵呵,那好辦,說吧,左邊還是右邊!”此時,債主不知從哪裡拿出瞭一把砍刀。

  那明晃晃的刺的阿福眼睛都要瞎瞭,“大,大哥,什麼左邊,右邊啊?”

  “問你是左手還是右手!”

  “我,我,右手是用來吃飯的,左手,左手是……”

  “哼,那好,就砍瞭你的左手!”說著,那個兇狠模樣的債主拿起刀便朝阿福的左手砍來。

  “啊!”

  一聲尖叫,把阿福從睡夢中驚醒瞭過來,阿福拍瞭拍胸口,“還好,還好是個夢,嚇死我瞭,嚇死我瞭。”

  一旁的老婆也被驚醒瞭過來,“大半夜的,鬼叫什麼啊,害的老娘都睡不好覺,成天賭,做夢都夢到賭瞭吧,早晚被人砍死啊。”

  “你個臭婆娘,就知道咒我,我死瞭,你就守寡,當寡婦瞭,哼!”阿福沒好氣的回應道。

  最近,因為工地上例行檢查安全情況,所以包工頭給放瞭幾天假,賭癮犯瞭的阿福成天往賭-場跑。

  “哎,福哥啊,你又來瞭啊,裡面可都等著你呢,快去吧,祝你發大財啊!”賭-場看門的小孟見是熟人,和阿福打著招呼。

  “呵呵,借你吉言啊,贏瞭給你小費,哈哈。”

  也不知是不是踩瞭什麼狗屎運,阿福今天的運氣著實的好,就帶瞭一千塊錢的本錢,這一會兒的工夫就贏瞭幾十萬,心裡樂的像吃瞭蜜一樣甜,“呵呵,小孟,小孟!”

  “哎,福哥,什麼事啊?需要點什麼?”

  阿福拿起幾張鈔票遞瞭過去,“那個,小孟,給我拿包中華,剩下的就是你的小費瞭。”

  “哎呦,呵呵,福哥,謝謝,謝謝啊,您老今天手氣就是紅啊,待會兒還會大紅超紅的,贏得數錢都數的手軟呢,哈哈哈哈!”

  當土豪的感覺就是爽,望著一旁賭友羨慕的望著自己,阿福樂上天瞭,於是便趁著運氣豪賭瞭起來。

  “我全押!”

  更是把周圍人都驚呆瞭,可是阿福心裡可是痛快萬分,因為想掙大錢,就得冒很大的險,隻有這樣,才不會像那些隻能掙點小錢的人一樣。

  “開,小!”

  一瞬間,阿福傻瞭,小,怎麼會是小呢?阿福使勁的拍瞭拍自己的臉,不是做夢吧,剛才還是自己的幾十萬,這一下子全都沒瞭?

  “呵呵,福哥啊,一時手氣不順而已,來,跟我們賭-場借點扳本,你今天運氣這麼好,一會說不定還能贏回百把萬呢!”一旁看門的小孟笑著安慰道。

  對,今天運氣這麼好,絕對不能錯過,一定要把輸的都贏回來,“好,借我一千塊錢,我扳本!”

  “開,小!”

  阿福傻瞭,剛借的一千塊錢打水漂瞭。

  “福哥啊,賭-場上就是愈挫愈勇的,隻有堅持不懈,才能贏到大錢,怎樣,再借點?”

  “好,再借十萬!”

  “呵呵,沒問題!”

  眼看著荷官手中的蓋子慢慢拿起,“開,小!”

  阿福臉色一片慘白,“那,那個,小孟,小孟,再借,我還要再借,就不信這個邪瞭,我再借二十萬。”

  “開,小!”

  “小孟,再借五十萬!”

  “開,小!”

  “小孟,再借……”

  ……

  阿福感覺自己的腦袋上被一次又一次的潑著涼水,現在一片發昏,“還玩不玩啊?不玩就讓人,沒錢死占著位子幹什麼啊?”

  旁邊的人不耐煩的催促著,阿福頓時火大瞭,“哼!沒錢?小孟,小孟!”

  “福哥啊,又有什麼事情啊?”看門的小孟走來沒好氣的問道。

  “再借哥們一百萬,我要扳本,哼!”阿福得意的瞪著一旁剛才催促他的賭客。

  “不好意思,福哥,你的借款已經超過瞭我們的最高限度瞭,你必須先還錢,然後我們才能再借錢給你!”小孟冷冷道。

  “什麼?哼!”阿福頓時沒瞭底氣,“算瞭,今天我剛好累瞭,回去睡瞭。”

  阿福正打算離開,卻被看門的小孟擋住瞭,“小孟,你幹什麼?”

  “福哥,我不是說瞭嘛,你的借款已經達到瞭我們賭-場的最高限度,您必須還錢,否則不能離開這裡。”

  阿福忍住怒氣,“好,好,我借瞭多少?”

  “一共是三百萬,加上利息,一共五百萬!”

  “什麼?五百萬!”阿福此時放佛掉進瞭一跳深淵裡,“三百萬,利息竟然有二百萬,你們這是,搶劫啊!”

  看門的小孟掏出瞭一張紙條,“福哥,我剛才就讓你看看,你說不用看的,我可是和你說過的!”

  阿福這時感覺自己真的掉進瞭陷阱裡,“怎麼樣,福哥,還錢吧!”

  “我,我,我沒這麼多錢!”阿福癱坐在椅子上。

  “沒錢,呵呵,啪啪!”看門的小孟拍瞭拍巴掌,走來瞭兩位保安,“帶這位客人去辦公室。”

  “你,你們帶我去哪?”

  阿福被不明不白的帶進瞭一間辦公室。

  “說,有沒有錢?”兩位保安拿出瞭砍刀,嚇得阿福差點昏瞭過去。

  “大哥啊,把我賣瞭都沒這麼多錢啊?”阿福害怕道。

  “那好,左邊還是右邊?”

  一瞬間,阿福的腦子裡閃過瞭什麼,“左,左邊,還有右邊我都要,都要!”

  “好,那就腦袋吧!”說著,保安拿著砍刀朝阿福砍來。

  “啊!”

  “等一下!”

  阿福小心的睜開瞭眼睛,隻見一個西裝模樣看似老板的人走瞭進來。

  “老板,老板!”

  那人朝阿福走來,“小子,在我們這裡借錢不還的可是走不出去的哦!”

  阿福哭著跪在地上,“大,大哥啊,我,我是真沒錢啊,我也不知道自己輸瞭這麼多啊!我是真沒錢啊,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求求你瞭。”

  “呵呵,沒錢?不還也可以,不過…”

  阿福像是抓到瞭一根救命稻草,“好好好,大哥,其他你說什麼我都答應,我都答應你。”

  “呵呵,真的?”說著,那人拿出瞭一個東西,阿福一看,竟然是個手機,頓時慌瞭,“大哥,大哥,你可千萬別送我到牢裡啊,我不想坐牢啊!”

  那人又是一笑,“放心吧,不是送你坐牢,就是把這個手機送給你,你要嗎?”

  阿福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送我?就這麼簡單?”

  那人點瞭點頭,“就這麼簡單!”

  走在回傢的路上,阿福感覺剛才發生的一切就像做夢,欠瞭人傢三百萬不用還,竟然還給瞭一個手機,這說出去誰也不會信的吧。

  午夜。

  “嘟嘟嘟!嘟嘟嘟!”

  一陣手機鈴聲驚醒瞭熟睡中的阿福,他揉瞭揉惺忪的睡眼抬頭一看,是那個新手機來電瞭,望著上面陌生的號碼,阿福好奇的接通瞭。

  “喂,你是?”

  “呵呵,別管我是誰?我隻是想告訴你,你馬上就要死瞭!”

  阿福頓時一陣惱火,大半夜接到一個電話竟然還咒自己要死,“你才要死呢!”

  “等會兒,你的老婆就會拿出一把菜刀砍死你,呵呵,不信,你就等著吧!”說完,那邊便掛掉瞭。

  “哼!神經病!”當阿福無意間瞥向一旁的時候,老婆竟然不見瞭,頓時小心的朝門口望去。

  額?

  頓時嚇得魂都沒瞭,月光下,老婆手中那把泛著冷光的菜刀顯得格外的嚇人。

  “老,老婆,你?”

  “呵呵,宰瞭你,我就能過上好日子瞭,保險賠償金幾乎有一百多萬,哈哈!”說著,老婆拿著菜刀沖瞭過來。

  “啊!”

  阿福嚇得連忙跑出瞭傢門,“別跑,別跑,你跑不掉的!跑不掉的!”

  “呼,呼!”來到空曠的大街上,望著老婆還沒有追上來,阿福總算舒瞭口氣,“這,這,太詭異瞭。”望著手中的手機,阿福驚奇萬分。

  “剎!”這時,路邊停瞭一輛的士車,“上車!”裡面的司機師傅伸出腦袋喊道。

  阿福不認識這個人啊,“你誰啊?”

  “我是來救你的!快上車!”

  此時,阿福感覺自己像是掉進瞭一個深淵裡一般,到處都彌漫著危險的味道,猶豫著上瞭車。

  “刷!”的一下,車子迅速的行駛瞭起來。

  “你到底是誰啊?我又不認識你。”阿福疑惑道。

  “到瞭你就知道瞭。”

  片刻,阿福被帶到瞭一個荒郊野外,“幹什麼啊?”

  “去瞭你就知道。”

  在司機師傅的催促下,阿福走到瞭一個墳墓前,“啊!”頓時嚇得魂都沒瞭。

  再回頭一看,哪裡還有剛才的那個司機師傅啊,頓時就消失不見瞭,而那個墳墓上的照片,正是剛才那個司機師傅的。

  “呼呼,呼呼!”一陣陰風襲來,阿福顫抖不已,“啊!”頓時嚇得拔腿就跑。

  跑瞭許久,終於看到路上有幾個人影,阿福立馬跑瞭過去求救,“師傅,師傅,這是什麼路啊?哪裡有公交車啊?”

  “小夥子,你說什麼啊?”那人緩緩的抬起頭。

  “啊!”

  阿福驚恐的發現,那人的眼睛竟然是白色的,額頭上還爬著蛆蛆,“啊!”嚇得扭頭就跑。

  “鬼,鬼啊!”

  “小夥子,你瞎嚷嚷什麼啊?”不遠處一個老婦女模樣的人不樂道。

  阿福小心的走瞭過去,指著前方剛才看到的鬼,“阿姨,前,前面有鬼。”

  “鬼?”老婦女遲疑瞭一下,隨即將手伸到瞭臉上,刷的一下撕開瞭自己的臉皮,“小夥子啊,是不是這樣的啊?”

  “啊!鬼啊!”

  不知跑瞭多久,阿福來到瞭一片懸崖面前,“嘟嘟嘟!嘟嘟嘟!”這時,手機鈴聲又響瞭起來。

  “喂,你,你到底誰?”

  “呵呵,我是救你的人,我知道你現在的處境,按我說的做,你面前不是懸崖嗎?跳下去,跳下去你才能活命。”

  望著幽深的懸崖深淵,阿福倒吸瞭好幾口涼氣,“跳下去,我不是死定瞭嗎?”

  “放心,我做好一切瞭,你隻管跳下來,保證沒事,況且,你現在還有別的選擇嗎?”

  望著一個個追上來的鬼,阿福顫抖不已,“好,我聽你的!”掛掉電話,隨即,躍身跳進瞭深淵裡。

  “啊!”

  片刻。

  “喂,老板,那傢夥跳下去瞭。”那群追逐阿福的鬼中,一個拿出瞭手機打瞭起來。

  公交車上。

  那個送阿福手機的男人聽到電話那邊的聲音,無奈的笑瞭,“哈哈,還真是傻瓜,這麼容易相信別人,真是太不經玩瞭,算瞭,再找下一個吧!”

  一旁的助理笑道,“老板,這人說不定還沒死呢,咱們或許還可以接著玩呢!”

  “沒死?你逗我吧,幾千米的懸崖,跳下去還能活命。”那個男人笑道,可是隨即又掏出瞭手機,“好吧,反正今晚也沒得玩瞭,就當碰碰運氣吧。”

  電話撥瞭過去。

  “嘟嘟嘟!嘟嘟嘟!”頓時一陣清脆的響鈴聲傳蕩在公交車裡,男人和助理嚇瞭一跳。

  “怎麼回事?”

  “不知道啊,巧,巧合吧!”

  “喂!”這時,手機裡傳出瞭聲音,男人心裡暗嘆一聲,這小子果然命硬。

  “怎麼樣?聽我的沒錯吧,我說過你保證不會死吧!”男人決定繼續演戲道。

  “那,我現在該怎麼辦啊?”

  “呵呵,當然是找一個安全的地方瞭。”男人笑道。

  “安全的地方,你那裡安全嗎?”手機裡的聲音突然變得陰冷起來。

  男人的瞳孔慢慢的放大,嘴巴也合不起來瞭,隻見,擁擠的乘客慢慢讓開,一個身影緩緩的走來。

  鮮血一滴一滴的滴在瞭男人的臉上,此時他臉部極度的扭曲,“你,你……”

  “呵呵,你這裡安全嗎?”陰冷幽怨的聲音傳蕩在耳旁。

  “啊!”